北京回族家庭三代:信仰是怎样走向真空的?

Share:

「1244年至1265年,蒙古帝国三次对大理国发动战争,其中有几位将军是波斯人。我的祖先应该与这些人有关。」八零后玛玉出生在北京一个十几口人的回族大家庭。不久前,她做了一份基因检测,祖源分析结果显示,她拥有中东伊朗血统和佔比不低的云南纳西族血统。玛玉在家族微信群中晒出了基因检测报告,一个舅舅马上回覆,他在美国也做了检测,同样显示出伊朗血统。说起来,玛玉的家人普遍身材高大,男性没有一人低于1米8,女性也都在1米7之上。

从拿到检测报告起,玛玉家的伊朗特产多了起来:波斯菊餐盘、椰枣、藏红花香皂,她最近还想买个阿拉伯水烟。约人见面,她也安排在波斯风味的餐厅,虽然她还未能爱上「老家」的食物。

玛玉对身份的敏感,从小就开始了。那时姥姥穆娜总是有意带她接触伊斯兰文化,玛玉虽小,也能感受到姥姥的期待。她最早接触的外语,是经过长年本土化的波斯语和阿拉伯语。玛玉的姥姥和姥爷都会用阿拉伯语诵唸经文,不过都是童子功,很多他们也不知道是什麽意思。回族间交谈会使用许多汉族完全听不懂的词,不过就算是中东地区的人也未必听得懂,早就走音了。比如朵斯提(穆斯林朋友)、乜贴(心愿、施捨)、主麻儿(週五聚礼)、出散(赠予或施捨)、古那海儿(罪过)。在和汉族的对话中,回族也会沿用本民族的语言习惯,比如称「死亡」为「无常」、「上坟」为「游坟」、「猪肉」为「大肉」等。玛玉最早学会的是「属霉」和「伊不里斯」,这种大人间夸张地议论别人的閒言碎语最吸引她的注意。前者源自波斯语,意为「倒霉」或「长得丑陋」,后者源自阿拉伯语,意为「魔鬼」。

有一点玛玉很清楚,她从小就不是无神论。家里老人有句口头禅:「我的主啊!」特别是姥爷,惊讶了、疲惫了、感慨了,都会说这句。一个头戴白色礼拜帽,留着鬍鬚,高鼻梁、深眼窝的老人,呼唤着「主啊」的情景,是玛玉童年时的重要画面之一。她很快也学会了呼唤主名,后来学了英文「Oh My God」,玛玉心想,我早就会这麽说了。

腾讯分分彩开奖结果(http://elmwood.com.cn)欢迎你,请立即给我们投稿分享!

 

狂点开奖结果elmwood.com.cn下面连接进行查询,也可以通过网页进行查询开奖结果

Email:762008@qq.com

发表评论

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