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号站代理Q41772“暴风”MPS事件祸起于暴风集团一次海外并购

Share:

2号站招商主管代理Q41772

曾经轰动一时的光大证券MPS风波有最新进展。

周五晚间,光大证券宣布已向 MPS 的原始买方股东提交了欺诈性虚假陈述和违反税收承诺的行为。涉案金额约US$6.610亿(约人民币42亿元)。

》在跨境招标实务中证券公司,一般来说,招标合同中最关键的条款之一是“声明与承诺”条款。原买方股东需要披露2号站代理注册资产、债务、权利等公司重要方面的声明和承诺事项,任何虚假声明将构成违约。”上海新谷律师事务所首席律师王怀涛告诉券商中国记者,“虚假陈述符合跨境招标的做法,成功的程度取决于招标合同。是否有规定?”细节详尽。”

引发“风暴”

MPS的风波始于Storm Group的海外收购,最终在资本市场掀起风暴。

2016 年 4 月,光大浸信会(光大证券旗下)、宝丰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全资子公司宝丰(天津)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上海群昌金融服务有限公司与有限公司担任普通合伙人 合伙人签署《上海浸信投资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有限合伙协议》,共同发起筹建北京浸信投资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浸信基金”) ”),并通过筹建专用车获得了亚洲体育版权公司MP&Silva Holding SA(以下简称“MPS”)65%的股权。

中国光大浸信会也是浸信会基金的执行合伙人。浸信基金的优先有限合伙人出资32亿元,中级有限合伙人出资10亿元,次级有限合伙人出资10亿元。 32亿元优先资金中,招商银行出资28亿元,华瑞银行通过爱建信托出资4亿元。

暴风集团希望通过此次竞标,打开海外直播版权大战的艰难局面,却没想到,最终打开的门背后,是一个张着大嘴的深渊。

当时,MPS霸占了世界杯、英超、意甲、法甲、F1、法网、NFL、NBA等十几个世​​界级的游戏版权,光彩无与伦比。

MPS 由三位日本商人——Andrea Radrizzani、Riccardo Silva 和 Carlo Pozzali 于 2004 年联合成立。此后,在全球体育版权市场十多年的快速升温中,MPS逐渐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玩家成长为举足轻重的版权大亨。

然而,中标后,MPS的运营陷入困境,体育版权逐渐流失。

2017 年,MPS 在足总杯国际版权竞标中输给了竞争对手 IMG。这也是MPS自成立以来第一次抛弃足总杯版权。同年,贝因体育2号站代理开户从MPS手中抢走了足总杯版权。此后,MPS在体育版权市场上一蹶不振,由于未缴纳版权费,一些主要版权人提前终止了与MPS的协议,而另一些则直接将2号站代理注册告上法庭。

到2018年,MPS旗下多家子公司相继进入破产清算程序。 2018年10月,MPS被英国法院宣布破产。

收购失败后,光大证券旗下的中信资本被迫承担了巨大的责任。浸信基金优先有限合伙人的利益相关者分别向公司出具了由光大资本签名并盖章的补充函,承诺优先有限合伙人如不能退出,中信资本将承担相应差额补偿。齐义务。

Baptist Fund 的一名中间有限合伙人出示了与全体普通合伙人签订的补充合同,规定全体普通合伙人将无法偿2号站代理开户中间有限合伙人的本息与预期利润之间的差额,给予补偿。

随后包括招商银行在内的多家机构要求中信资本补足差额。

例如,2020年4月,光大证券披露了MPS案二审结果。上海金融法院裁定,光大证券全资子公司中信资本应向招商银行支付约31.160亿及自2019年5月6日至实际2号站代理开户款日的每月利息损失,并承担部分诉讼费用、财产保全费等费用;向华瑞银行支付投资本息4亿元证券公司,支付2018年1月1日至实际履行之日的投资收益,并承担诉讼费、保全费等。目前,光大资本已提起再审,相关诉讼仍在履行司法程序中。

此案持续影响光大证券业绩

光大证券在MPS风暴中惨遭亏损,给公司业绩带来巨大压力。

最新